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綠珍珠》:用純真與執念創造希望
來源:文學報 | 錢淑英  2021年01月11日09:01

湯湯的長篇童話新作《綠珍珠》出版了。作者用三年多時間精心構思和打磨,書寫了一個關於人與自然不可調和卻又相依相存的動人故事,為中國童話界增添了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綠珍珠》湯湯/著,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

古老的綠珍珠樹林裏,生活着一羣綠嘀哩,他們生長在太陽和月亮下,飛翔在花草和樹木中,在悠長的歲月裏經歷了天地間的風風雨雨。他們有綠色的手掌和腳掌,身體裏流淌着綠色的血液,在每個清晨用嘀哩嘀哩的歌聲喚醒樹林。綠嘀哩其實就是樹精,但湯湯這一次沒有直接用精靈鬼怪這樣的稱呼為主人公定名,她用去概念化的名字,使人物擁有了鮮活生動的形象特性。她還將這個名字編織進歌謠貫穿文本始終,為童話帶來了非同一般的靈動感和情境感。

作家以第一人稱的敍事口吻講述故事,通過綠嘀哩念念的娓娓訴説,帶領讀者慢慢走進文本深處。童話在唸念等待妹妹啾啾出生的場景中徐徐拉開序幕,那時候,念念的名字不叫念念,叫蓬蓬。她用心守護着那個孕育着新生命的樹脂球,在經歷了漫長的渴盼和等待後,終於迎來了妹妹的出生。作者用濃墨重彩描繪綠珍珠林的美麗以及姐妹們相伴的快樂時光,一切彷彿被鍍上了一層温柔迷人的光芒,顯得特別美好。正因為如此,當我們看到綠珍珠林被人類破壞,綠嘀哩不得不住在城市道旁的樹上,啾啾因此生病並且最終變成一叢枯枝燃燒成灰燼時,才會和主人公一樣感同身受,心痛得想要落淚。

綠珍珠林和啾啾就這樣消失了,蓬蓬內心無比疼痛,她給自己取了一個新的名字叫念念,因為那念念不忘、永遠不忘的無窮無盡的想念。念念的心中同時生長出了對人類的恨以及一個倔強的念頭,她從世界上最老的綠嘀哩綠婆婆那裏得知,人類的擁抱或許可以讓綠嘀哩在月光下創造的虛幻樹林復活,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城市裏遊蕩,尋找能讓綠珍珠林和啾啾復活的渺茫希望。小女孩木木,那個曾經帶頭砍伐樹林的城市設計師的孫女,就這樣走進念念的計劃中。

念念用了八年的時間等待機會來臨,她不僅贏得了木木的信任,並且和木木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湯湯用細緻入微的筆墨描寫了念念的漫長陪伴與守候,以及時常纏繞在心間的遲疑與不安,將其快樂與煎熬相交織的複雜心情刻畫得淋漓盡致。而在唸念決定實施復活計劃的那一刻,作者又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創設了故事情節和人物命運的巨大波折。木木帶着期盼的心情跟隨念念來到月光樹林,那麼熱切地願意擁抱一棵樹,一切似乎比念念預想的要順利很多。但緊接着,木木從樹上摔下在手掌心擦破的一滴血,讓事情發生了根本性的逆轉,綠珍珠城被毀滅,復活後的綠珍珠林變得醜陋荒涼、死氣沉沉。念念在毫不自知且無力掌控的情況下傷害了木木以及木木居住的城市,她的心中產生了更加強烈的疼痛感,並且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這一滴血的意外出現,以一種令人信服的力量推動着故事往前走,擺脱童話固有的邏輯模式,體現了作家的精巧構思。

隨着天才科學家童安的到來,人與自然的衝突走向更深處,童話的敍事氛圍也因此發生變化,在古老的幻想情境中加入了現代感。湯湯將童安設定為如念念一般擁有單純執念的一個角色,不同的是,念念的執念在於對家園和情感的守護,童安的執念表現為探索自然的熱情,兩者之間的矛盾不言而喻。童安讓木木用欺騙的手段把念念抓進“精靈捕手”這冷冰冰的儀器裏,為的是滿足科學研究的目的,但他同時對綠嘀哩懷有温柔之心,並沒有打算過多地侵擾他們的世界。當聽到念念唱響綠嘀哩之歌時,這位年輕的科學家感動得流下眼淚,甚至在那一瞬間產生了還念念以自由的想法。但被野心緊緊撅住的他隨即又表示反悔,其情感態度的突然轉變,反映了人性的真實與複雜。

與人類相對照,綠嘀哩顯得愈加純潔和善良。即使在拯救念念的過程中,綠婆婆、小野和姐姐們也不忍心傷害童安,因為他們的心裏根本產生不了真正的恨。這其中所折射的反思意味是顯而易見的,然而作家沒有對此展開絕對化的道德判斷,而是以平和的姿態呈現各自的立場,將故事引向一個充滿希望的結局。童安最終被綠嘀哩的天真性情所感化,爺爺和木木帶着人類的懺悔與祝福創造了綠珍珠林重生的奇蹟,湯湯用復沓迴環、暴風驟雨般的文字,將這個過程表現得極具感染力和衝擊力,使人的心靈感到深深的震顫。

樹林的重生帶來了無盡的喜悦,就在我們期待人類和綠嘀哩在和解中攜手走向未來的時候,綠婆婆卻用珍珠泉的水抹去了木木、爺爺和童安關於綠嘀哩的記憶,因為忘記才是最好的祝福。綠嘀哩的無奈抗爭與執著堅守,人類的征服慾望與自我反思,就這樣交錯纏繞着,將人和自然相生相伴的複雜關係展現得耐人尋味。在童話的尾聲部分,繁茂葱蘢的植物和城市的廢墟緊緊擁抱在一起,融合成一種奇異的美麗,一個新的綠嘀哩妹妹即將出生,她和啾啾一樣孕育在乳白色的樹脂球裏。由此,我們看到了新生的希望。

可以説,湯湯在童話《綠珍珠》的角色性格、情節結構以及主題內涵的把握上用足了心思,作品於跌宕起伏之間顯示出開闊的文學氣象和悠遠的藝術情味。作家彷彿就是綠嘀哩念念,用純真和執念創造着童話的綠森林,在人類和自然之間架起一座美麗的橋,橋的兩岸,滿是綠意和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