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動漫遊戲產業,距離做大做強還差幾步?
來源:文匯報 | 郭超豪  2021年01月11日08:48

①《大魚海棠》海報。② 《原神》場景圖。③《姜子牙》海報。④《大聖歸來》海報。 製圖:李潔

當以《王者榮耀(海外版)》為代表的國產遊戲在海外的年營收突破800億元,其中《原神》上線首月即創下國產遊戲海外營收紀錄;當《伍六七》《霧山五行》等國漫IP被海外動漫博主熱推;當《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國產動畫電影動輒席捲十幾億甚至幾十億票房……中國的動漫遊戲產業(業內簡稱為ACG產業)似乎正迎來一個前所未有的好時代。

在日前舉行的第六屆中國青年文藝評論家“西湖論壇”上,與會人士在肯定中國ACG產業高速發展的同時,點出了鮮花與掌聲之下的隱憂。一方面,劇情、IP等內容構建方面仍存在短板;另一方面,技術仍是困擾中國動漫遊戲產業的瓶頸。

爆款背後,原創內容和技術支撐仍有短板

浙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新時代中國動畫學派的重建與民族文化傳播研究”首席專家盤劍提出了一個“網絡動漫遊戲文學”的概念。他以自己曾經參與評審的一部動漫作品為例,該作品號稱是國內第一部按照國際最高技術標準制作的原創3D動畫電影,投資過億,耗時三年,但上線後卻反響平平,豆瓣評分至今只有6.1分,被很多網友評價為“硬件已經足夠強,但劇情等軟件還需要大幅升級”“精氣有了,神去哪兒了”。在盤劍看來,這個例子非常好地説明了故事對於動漫產業做大做強的重要性。

他同時認為,故事的成型最終依託於文學,但動漫遊戲文學有別於傳統文學,有其鮮明的獨特性。從這個角度來説,網絡文學與其有更加親近的關係。中南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禹建湘提供的案例,正好可以作為這一觀點的佐證,即唐家三少的小説《斗羅大陸》。作為一部網絡閲讀量超過一億的網絡文學作品,《斗羅大陸》先後被改編成了動漫、遊戲和電視劇。

不過,讓專家感到遺憾的是,這樣的例子並不多見,網絡文學已經成為影視劇創作最肥沃的土壤,但對於ACG產業的“供養”還遠遠沒有被真正開發。

除了文本有待加強之外,在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副教授林瑋看來,相比於一些動漫遊戲產業較為發達的國家,我國動漫遊戲IP還沒有很好地發展起來,許多作品出完一部就沒有了後續,IP的延伸性缺失了。

IP的延伸性缺失,除了部分從業者習慣了快餐化、賺快錢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制於技術。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以《哪吒之魔童降世》為例進行解釋,該片超過50億元票房,有超過70家國內動畫製作團隊參與了製作,被視為是全行業的齊心協力,但這樣高水平的動畫產出每年最多一兩部,恰恰説明了我國動畫電影產業集中度分散、“單兵作戰”能力不足。而這也是《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等前些年的爆款動畫在資金上已沒有太大困擾的情況下無法推出續作的真正原因。“何況這些年票房、口碑都被認可的動畫代表作背後,都有外國視效團隊的影子或隱或現。如若完全依靠自身技術力量,作品最終呈現的效果恐怕還得打個問號。”孫佳山説。

突破瓶頸,打造全產業鏈或是出路

在研究者看來,要補上中國動漫遊戲產業在內容與技術上的短板,需要從打造全產業鏈入手。這也是動漫遊戲產業較為發達的國家的通行路徑。一方面,打造全產業鏈有助於通過動漫、遊戲和各種衍生產品開發來實現IP的延伸性,另一方面,全產業鏈能夠有效集中和整合資源,有助於技術上的革新與提升,從而將好的內容轉化為高質量產品。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人們説到動漫遊戲產業打造全產業鏈,更多是從行業的宏觀佈局層面來理解,如今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認識到打造全產業鏈的意義並付諸實踐。最近頻頻被提及的“米哈遊”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這家位於上海的公司歷時四年打造的手遊《原神》,上線首月即登頂20多個國家的應用商店暢銷榜,並攬獲多項行業大獎。孫佳山認為,除了遊戲本身的成功之外,該公司的運作方式更值得關注。其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用“連續劇”來形容公司的商業邏輯,即先從成本相對較低的小説入手來嘗試各種角色和整體風格,選擇市場接受度高的製作成漫畫和短篇動畫,進一步成熟之後推出公司的核心產品,也就是遊戲,最後是衍生品——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全產業鏈模式。

打通全產業鏈的另一面,是在長時間的運營中主攻同一系列產品,從而形成精品IP。從2011年成立以來,米哈遊一共只推出過五款遊戲,其中四款仍在運營,這在平均壽命僅為一年半的手遊市場上並不多見。

去年7月,由六道無魚工作室出品的國漫《霧山五行》上線即受到漫迷追捧,豆瓣評分始終在9分以上。記者注意到,作為一家成立不久的工作室,六道無魚的員工包括創始人林魂和妻子在內不超過20人,林魂更是一人包下導演、出品人、原畫、腳本、動作設計、分鏡、聲演甚至還有主題曲演唱等多個身份。這直接造成了該劇集製作上的辛苦和影響力的擴大。在林魂看來,儘快打造一條穩定的產業鏈,已是公司的當務之急。